君无行

聊借薄酒三两盅,骗得浮生半日眠……

去年人在凤凰池,银烛夜弹丝。沉水香消,梨云梦暖,深院绣帘垂。
今年冷落江南夜,心事有谁知。杨柳风柔,海棠月淡,独自倚阑时。

极目秋云匆。长亭晚钟。徒留旧曲锁眉峰。自是芙蓉开较晚,孤负东风。
客馆叹飘蓬。归雁南穹。扬鞭哪觅千里骢。望断斜阳人不见,夜雪烛红。

酬君意(旧作)

时逢端午,深念友意,作此曲,赠友。

为甚花病矣?休怨东风,原无因,翻云覆雨。况今非,妒花天气。想年前旧景,可怜韶光犹在,雄心多少,壮志何益。诸公衮衮,无端短尽英雄气。愁深成病,叹天公,不眷多愁辈。惜有君,破愁仗酒,星前月下,相濡成知己。虚弹指,迢迢三年而已。

别后伤孤寄,怕提樽前当时事,却忆剪烛夜雨。人生有几?叹孤身,知己真难觅。恐遇人去楼空,花枝无恙,偏又闻,渭城玉笛。人岂能,总无谓?

收君锦书云中寄,遥天孤雁,酒酬知己君千里。然莫非,与君暂相遇?漂泊处,共谁语?合信重相忆。独上高楼,渐行渐远,河南河北,字字添愁绪。君莫恨,花月虽好,总为天公忌。人生须行乐,逢酒当倾拼一醉,身世悠悠,姑且尽抛去。青鸾不待,匆匆间,一纸难尽提。心戚戚,君须记。

写给自己的信

弈辰,当你阅读这封信的时候,是你人生第二十七个节日的大前夜,你终究无法回避的失败。这二十七年,你亦步亦趋的重蹈覆辙,我深知,这怪不得别人,只因你自己的骄傲和无可救药的执念。你总是企图将最纯美的感情奉给厮守一生的人,却不知这企图对于旁人太过沉重,这世界,感情大抵单薄如纸,你的所谓执念最终也不过沦为酒暄耳热后自嘲的谈资,本想耗尽心力只为一场宁缺毋滥的感情,无所谓盛大,无所谓心术,只是凭借与生俱来的直觉,从一而终,却越来越深知,这无异于痴人说梦!你最终还是不可免俗的输给世情,你终究无力改变旁人,又因毫无缘由的骄傲而不愿改变自己,为曾经的投入感到委屈,感觉旁人辜负了你,却不知这世界上感情大抵要的是痛快淋漓,而非平淡如水的执手携老。你拼尽全力,留下的也无非是作茧自缚,画地为牢甚至妄自菲薄。而我却也只能如此这般隔岸观火,不予置评。因为如若你终究无法自行走出,那我也只能为你暗自祈祷,且听天由命,虽然命运终究是无常且虚妄的存在,而日子也终将会慢慢过得循规蹈矩。
不知为何,写到这里,总感觉眼泪在即,请珍重,容希望再生。

碧落初晴花初萌,共泛春溪,月夜笛笙,垂柳满湖星。
春宵暖酒烛花影,人面灼灼,背影盈盈,初见诺深情。
想来好景只青春,等闲谈笑,当时领会,也只有情人。
赏心总比伤心少,花枝无改,衮衮风尘,凭约守长亭。

曾经在大雨滂沱的夜,坐在计程车上,雨水拍击出整座城市的回响,辽远且空旷。突然意识到这辆车并不能将自己带到想要到达的地方,一瞬间觉得眼泪在即,模糊中车内有些许的灰尘细细碎碎的在空气与灯光中飞扬,象极了殊途同归的人生。这人生,又凭何以敢说不虚此行……

听YANNI《河西走廊之梦》随书

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是在看河西走廊纪录片的时候,一瞬间仿佛置身于那条千年古道之上,身旁是沐浴着夕阳的驼队,驼铃摇曳,人影斑驳。开场的杜杜克笛是整首曲子的点睛之笔,作为主音乐器,音色温暖、柔和、浑厚、苍凉、略带鼻音和极细微的颤音,既有泥土烧制的重拙,又有丝竹的悠扬,代入感极强,随着杜杜克笛起承转合的开端,仿佛自己正跋涉在那条古道之上,迎面是尘封的往事,千年的风霜。整首曲子巧妙的采用相同乐章的重复交叠演奏,通过乐器的增减、音阶的变化,配以巧妙的衔接,让情绪的铺陈和表达渐趋饱满。长号、竖琴、提琴、管弦乐团、定音鼓、人声合唱的渐次介入,时而辽远空旷,时而婉转明快,时而缠绵悱恻,时而细腻悠扬,时而厚重深沉,时而大气磅礴,仿佛听得到欢快鸟语,嗅得见淡淡花香,看得见袅袅炊烟,摸得到潺潺流水,却又抵不住岁月流逝,繁华落幕,结尾杜杜克笛的收束,恍惚间,天光云影,日升月落。整首曲子听下来,总有种渐行渐远的悲凉,却又夹杂着和煦的温暖,如同秋日草木清冽的甘香,有着明亮的底色。又像一颗包裹着巧克力的糖果,入口苦涩,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缕缕的甜,苦与甜的交相呼应,细品起来,俱是岁月、人生、命运难以言说的奇妙味道……

走过许多路,行过许多桥
看过许多云,喝过许多酒
从前不回头,往后不将就

其实,人生的实相,往往隐藏在追求和拥有底下,是某个让人有所寄托,让人身心安顿的东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