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无行

对于我们家臭肥来说,拥有我这么一个动手能力差到连嘴套都能戴反的主人,也是这辈子的无奈[捂脸]

两岁半了第一次给他做清水煮鸡肝,拌狗粮吃完以后,这货彻底疯掉了,“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味的东西”……

写给自己的信

弈辰,当你阅读这封信的时候,是你终究要直面你的失败。这么些年以来,你亦步亦趋的重蹈覆辙,我深知,这怪不得别人,只因你自己的骄傲和无可救药的执念。你总是企图将最纯美的感情奉给厮守一生的人,却不知这企图对于旁人太过沉重,这世界,感情大抵单薄如纸,你的所谓执念最终也不过沦为酒暄耳热后自嘲的谈资,本想耗尽心力只为一场宁缺毋滥的感情,无所谓盛大,无所谓心术,只是凭借与生俱来的直觉,从一而终,却越来越深知,这无异于痴人说梦!你最终还是不可免俗的输给世情,你终究无力改变旁人,又因毫无缘由的骄傲而不愿改变自己,为曾经的投入感到委屈,感觉旁人辜负了你,却不知这世界上感情大抵要的是痛快淋漓,而非平淡如水的执手携老。你拼尽全力,留下的也无非是作茧自缚,画地为牢甚至妄自菲薄。而我却也只能如此这般隔岸观火,不予置评。因为如若你终究无法自行走出,那我也只能为你暗自祈祷,且听天由命,虽然命运终究是无常且虚妄的存在,而日子也终将会慢慢过得循规蹈矩。


不知为何,写到这里,总感觉眼泪在即,请珍重,容希望再生。

爬高高……

《思初禾》
身外闲愁空满眼,就中乐事无几。幸有孤星共相知。浮生且无数,孑然几多时。
薄酒独饮何须劝,深情惟恐君知。但得相遇且一笑。柳垂江上影,梅谢雪中枝。

聊借薄酒三两盅,骗得浮生半日眠……

去年人在凤凰池,银烛夜弹丝。沉水香消,梨云梦暖,深院绣帘垂。
今年冷落江南夜,心事有谁知。杨柳风柔,海棠月淡,独自倚阑时。